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改名爱好者,原ID:月光衣我以华裳



老爷中心。

我忏悔:因为我永远不会让他忏悔

因为我始终无法相信生命平等这个谎言,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无论我身处何种地步我都会这样认为

因为这就是世界呈现的真实

人生而拥有追求自由平等与幸福的权利

但并不意味着你生来就拥有它们

即使有人嘲讽我说:哎呀!那恐怕你要低人一等了

我也同意

同天才、伟人和英雄相比

我又算是什么呢?

于庙堂、朝野、学院之间

我又何足挂齿呢?

何必自欺欺人,就连史书

也从不记载无名小卒

我可以让他死

或令他赎罪

但我无法让他忏悔

我要怎样才能让他忏悔我并不相信的东西?

但故事说 他似乎留有后悔之意

我并不知道他悔的究竟是什么

所以 这一点也只归到我...

第N次论写大纲的重要性

【GGAD】最后的玫瑰 01

·梗概是这个,早年的脑洞,看完2决定写出来。是携手揍人的故事了。

·ooc是必然的,时间线的混乱也是必然的,不过欢迎大家私信我考据细节。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聂鲁达


01.

暴风骤雨格外不友好。

这样的狂风,即便对于巫师来说,也有些恼人。哈利不得不给自己又补上一个盔甲咒来抵御狂风的爱抚,他第三次顶着呼啸声大声喊道:“教授,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这次邓布利多终于回答了他:“去一个……比较靠北的地方。”

这回答含糊不清,但总比没有好。哈利知道邓布利多暂时是不准备对他说什么了,他沉默下来,跟在邓布利多的身后。

事实...

【GGAD】于是有个少年决定成为偶像



一句话梗概:然后盖勒特说:“我们可以成为偶像。”

警告:有时间上的调整和变动。一篇沙雕快乐文,不存在c这种东西。

是段子合集(x




1.

“所以,你要怎么做?”阿不思抬头看着他,浅蓝色的眼睛里映动着好奇,“在你准备向麻瓜世界宣告我们存在之前?”

“魔法部的想法并不重要,但他们也会是不小的阻碍。”盖勒特说,阳光在他的发尾上熠熠生辉。

“你要先搞定魔法界,才能毫无顾忌地走向麻瓜界。”阿不思说,有一点沉思的意味,“你要统治魔法界么?”

盖勒特停了一下,反问他:“如果我说是呢?”

“那……那会有点复杂。”阿不思避开他的目光,手指无意识的攥紧了,“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们首先要想一个大概的规程,然后...

ggad居然没有论坛体………………………………………………
娘唉。

策哥和格林德沃好像是唯二两个苏到我的男神……我其他墙头(男神)给我带来的最主观感受并不是苏
提炼一下这二位的共同点,大约是性格方面?爱笑啦超级魅力无人敌啦什么的……
……还真是字面意义上的苏啊。

问一下小伙伴关于ggad的镜头

早年记得有太太剪了个合辑出来分享了,不过当时没有存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呀


“我真恨你,我想把所有因你而受的伤口都展示给你看,我想让你愧疚、心痛,我想让你觉得你永远欠我。可我又舍不得,我不愿意让你有任何负累。我情愿你永远这样没心没肺的,只要你觉得开心。”

在别人互相的电子通信日志下面留言真的好吗:)还是一说就说一大堆自己的想法,完全忽略了我啊。那请你自己去单开写信好么?这个地方是我俩聊天专场,就通信内容感慨两句也没什么,但是开辟成自己的聊天长条就不太合适了吧。
不过也似乎并不全怪你。毕竟一个圈里混,我也不能怼你啊:)怪我太敏感,毕竟另一位并不介意呢。

© 半两月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