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以后文全放在子博,方便你我他。



老爷中心。

【凯歌衍生】关于我们•二(半架空现实向)

今天正主发糖,我们都是私炮坊。BOOM——
谁能告诉我手机客户端怎么发图?

【二】
有些人,有的角色,或者入戏难,或者出戏难。
王凯想,萧景琰之于自己,大概属于后者。

靖王实在是个太过理想化的角色,甚至他的缺点也显得那么理直气壮。你对着他无可奈何的郁闷里,还会夹带上或多或少的崇敬来。
“不管怎么说,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
风骨是个很重的词,两字便可概括一个人的品德、性格、操守。
什么样的人才担得起风骨二字?王凯抱着了解角色的心跑到网上查阅一番,见对人物的描写多为文言文。他对着文言文琢磨了半晌,发现竟无法详细描述一番,古人所记载的也通常是“某某某风骨俊秀,异乎诸孤”……
但想了解一个人,且看他所作所为便可得知,并不一定非要逐字查明。
他说他看剧本时哭了多次。这虽然有些显得多愁善感,但这个角色给他的触动真的太大。
他是萧景琰,他又不是萧景琰。有些东西,萧景琰一开始所不明白的,他就明白;萧景琰注定要失去的,他也知晓。他有时候甚至有些同情靖王。
但另一方面,他又非常向往萧景琰那样的人格,仿佛看见你所期望的最理想的你变成现实——固然对很多人来说靖王的性格委实算不得好,但他当真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那样傲骨凌凌、绝不低头的倔强的人。
因为人活一世,有些东西,比性命、比权利、比财富、比声望更加重要。
那就是一个人的底线,和他的本心。
而萧景琰所坚持的,梅长苏想要守护的,也正是这样一颗赤子之心。

靖王从宫殿门口出来,向着芷萝宫走去。
他心中痛的厉害,却偏不能叫人看出端倪来。他走的又快,又稳,谁都想象不出他心中正经历着怎样的巨变。
曾经和梅长苏的一幕幕从脑海里划过,陌生的、坚定的、温情的、决绝的、默契的,就在刚刚,他们也仅凭着那一点灵感的相通,顺利度过了可以说最惊险的危机。
可他把梅长苏当做推心置腹的朋友之前,只当他是令人作呕的阴诡谋士。
那是他的小殊,是一心辅佐他上位的小殊,是同他有着共同理想的小殊,是与他肝胆相照并肩作战了十几年的小殊!
他却非但没有将小殊认出来,还伤害了他许多次,让他本来就病弱的身体雪上加霜……
王凯仿佛分成了两个部分。属于演员的本能在教他如何走位、如何表达,而另一部分则是完全融合成了萧景琰,将压抑着的所有疼痛,在见到母妃之后,尽数发泄出来。
他捶地痛哭,不愿看着镜头,而是将脸深深低下。
他本是演员王凯。但这一刻他是萧景琰,是梁国太子,就算哭,也不能肆无忌惮,毫无顾忌。
他不能教人看见自己的脆弱。

CUT之后,王凯抹了抹脸,戏服也懒得脱,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从口袋里摸了一根烟出来。
他一向擅长哭戏,但这是第一次感情爆发到了让他难以承受的程度。他不想同任何人交谈来往,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好慢慢从萧景琰的灵魂里剥离出来。
王凯想,我还是比萧景琰幸运一些,至少此刻我可以偷得片刻喘息,而他却只能再次按耐自己,不能有任何差错的走下去。
萧景琰,你的心疼不疼?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来,无声自答。
真疼。

好多年前有过这样一个迷信一样的,又很浪漫的说法。
如果你能和一个人对视到十秒以上,你们就会喜欢上对方。
胡歌在镜头前回看自己和王凯的对手戏的时候,毫无缘由的想到这么句话。
他颇有些好笑的想,就算动了心,那动心的也是梅长苏和萧景琰,而不是他和王凯。
因戏生情?胡歌笑着摇摇头,想,要是真有这种可能,当年他和华哥怎么就没生出什么情来呢。
“老胡,你干嘛呢。”王凯在一旁招呼他,“快过来,要开始了。”
“就来就来,”他应着,进了帐篷。
这次是拍九安山的戏,里面有大段的台词要相互接应,他和王凯几乎是一句压着一句的走词,对台词要求很高,断了一次,就必须重头再来。
他为此私底下排练了好几遍,台词也是背的滚瓜烂熟,就是为了能争取一条过。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按照剧本,梅长苏在这次情急之下,顺手拔了靖王的佩剑——就像当年的林殊做的那样,引起了靖王的巨大怀疑。
拔剑的确是很顺手的。一次便将佩剑拔出,剑指地图。
刚做完这个动作,梅长苏和靖王便同时一怔,就连蒙大统领都察觉出不对劲来。
这样亲密而默契的动作,怎么可能出现在梅长苏和靖王的身上?
这样肆意的举动,不一向只有同萧景琰要好的林殊才有么?
霎那间儿时回忆划过脑海,林殊是怎么拔出萧景琰的剑,怎么用剑尖在草地上比划着给他讲述自己的见解……
梅长苏僵硬在那里,他眼神飘忽,偷偷瞥了一眼萧景琰。
只一眼,就被震慑住。
那双明亮的,圆溜溜的鹿眼,不敢置信的睁大,深黑色的瞳孔里带着惊愕、痛苦、怀疑、试探……
他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犹如被人拉扯进了虚空。他惊惶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好在靖王什么也没说。
胡歌暗自平复了一下心神,刚想继续说台词,“九安山四周都是……”都是什么来着?
梅长苏或许可以凭着多年的军事底子说下去,但胡歌却是真的忘了词。
或许是因为性格的逗比,或许为了缓解这种心情,最后说出来的内容就变成了“九安山四周都是得得得得得得得得……”
王凯和陈龙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王凯笑的尤其厉害,他本来是萧景琰看着梅长苏,却在一秒内看见稳重的苏先生变成了胡歌这样的逗比,说着这样的台词,种种反差惹得他大笑不止,干脆一撩帐篷出去,按着头套笑个不停。
胡歌恼羞成怒,拎着手里的剑就追了出去,喊到:“不许笑啦——!别笑啦——!!!”
胡歌看着前面那个笑得一脸欢畅的人就有点来气。笑什么笑,我卡词还不是因为你!
导演也是无奈,等他们笑得差不多了,挥挥手,道:“重新来吧。”
因为之前的镜头里没有胡歌,王凯的表现又很出色,于是直接从胡歌的台词部分开始。
第二遍。
“九安山四周……”胡歌念着台词,不由得想起了上次的NG,抬头偷瞄一眼王凯和陈龙,果然是都在憋笑的模样,搞得胡歌也忍不住有点想笑。
笑就笑吧,总比被那样的眼神盯到浑身发紧的地步好。
又是一次NG。
第三遍。……NG。
第四遍……
最后导演实在是没办法了,警告道:“我告诉你们啊,再笑场,一人罚一百。”
三人赶紧点点头,表示再也不敢犯了,纷纷深呼吸,调整心态,又重新开始,这才过了这场戏,没再笑场。
好在这次,是一气呵成,一条到底,一次性过了。

评论(13)
热度(55)

© 月光衣我以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