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以后文全放在子博,方便你我他。



老爷中心。

【凯歌衍生】关于我们•三(半架空现实向)

快说我是最良心的作者。
虽然马上就要不良心了。

【三】
王凯知道他在做梦。很奇怪,他有时候知道自己是王凯,但又觉得自己是萧景琰。
就像人格分裂一样。
“小殊。”他这么称呼梅长苏。
这本没什么奇怪的。
然而他对面的胡歌神色却黯淡下去:“你想找林殊吗?”他抬手一指,“他在那边。”
靖王扭头一看,原来是饰演林殊的演员正站在他身后,笑容灿烂的看着他。
他刚想动两步,又猛然反应过来,盯着梅长苏的脸,“你什么意思?”
梅长苏静静道:“你若是想寻林殊,只管往那边走便是。”他叹了口气,声音轻轻的,“我不是林殊,我是梅长苏。”
他闭了闭眼,呢喃着:“景琰……”
他的身影随着他的声音,一起消散开来。

王凯骤然惊醒。
他喘了口气,抬手扶住了额头。
这是什么奇怪的梦……而又是谁,做了这个梦?
是他?还是萧景琰?
王凯细细想着这个梦。
是了,对于萧景琰来说,或许梅长苏就是小殊。但对于王凯,对于胡歌而言,梅长苏是梅长苏,林殊是林殊。
不知道胡歌被他喊小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王凯叹了口气。就连小时候的记忆,都真的只是记忆。他连拍摄都不是同他一起。
胡歌从没饰演过林殊。
他只是梅长苏。

他习惯性打开微博,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去翻了胡歌的主页。
果然,胡歌一直都是自称阿苏的,他却偏偏要喊小殊。*(2014.4.15)
他懊恼的想,是不是靖王的迟钝,也传染到了他身上?
那之后,他一直有意无意的想办法合情合理的叫他阿苏,有不让人觉得他改口太突兀。
在九安山的戏还没拍完,他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将两人站在草坪上的照片发了出来,并调侃道:“阿苏啊,你本来就比我高,还偏要选块儿高地站着,还能不能一起快乐的玩耍了?[/右哼哼]”
胡歌刷微博的时候看见了,先是一乐,很快就察觉出来那点称呼上的不同来。
王凯之前在微博里提到他的时候,可都是喊小殊的。
他心中一动。

今天就杀青了。
胡歌将众人一一环视一遍,心中感慨万千。四个月的朝夕相处,这个剧组带给了他很多东西,让他学到了许多——是在别的剧组呆四年也学不到的。
难怪王凯会越来越出色,胡歌想着,能和这样优秀的团队合作,王凯又是那么有表演天赋的人,对演戏有着来自灵魂的热爱,当然会日益精进。
想到王凯,胡歌心中一动,下意识去找王凯的身影。
他一眼就看见了他。
也许是心有灵犀吧,在那一刻,王凯也转过头来看着他。
他们静默的对视了半晌——其实并不久,但在目光相接的那一刻,世界骤然变得缓慢,只看得到对方的瞳孔,带着一种令人迷幻的眩晕。
片刻后,还是王凯先对他笑了笑,走了过来,说道:“恭喜你啊,老胡,杀青了。”
王凯一笑,胡歌便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笑着应道:“谢谢啦,不过殿下你也快了吧?”
王凯点点头:“是快了,估计再过个两三天吧,我的部分也就全拍完了。”
胡歌也点点头,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恭喜?太早了些吧。
刚刚在殿中萧景琰和梅长苏那种微妙的默契突然就消失了,偏偏爆发过的情绪还在。
两人眼看就要陷入奇怪的沉默,胡歌赶忙叫住路过的陈龙,嬉笑道:“蒙大哥,我都要走了,不来一起拍照留个念吗?”
陈龙欣然应允,待胡歌不知从哪儿找来东西当做“裙子”假扮小公主后,愉快配着两个小年轻撒起疯来,拍了不少让人哭笑不得的逗比照片,玩的开心的不行。

离开了片场,离开了王凯,从轻快的情绪里脱离出来,胡歌便感觉自己又陷入了那种恍惚之中。
他眼前总是飘过和王凯对视之时的眼神。
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偶尔会觉得那种眼神,熟悉的很。
是的,熟悉。但又不是那么熟悉。他常常疑心是自己心理作用,但偏偏,偏偏……在林殊出征前夕,拍摄那一场戏的时候,在他站在摄像机后面,看着王凯“面对”着梅长苏,说出“好吗”二字的时候,他觉得那种熟悉感又来侵扰他了。
那种带着期待,又有着犹疑的,真挚的眼神。
他不可能见过,更不可能从王凯身上见过。在此之前,他甚至和王凯互不相识,顶多偶尔听过对方的名字而已。
或许……是梅长苏……曾在靖王眼里见到过吧?
那天王凯发了庆祝他杀青的微博,配着几张有趣的图片,亲昵的称呼他“阿苏”。
胡歌带点揶揄的想,喊什么阿苏?你不是今天已经知道我是林殊了吗?
他们今日拍的皇宫对峙。当属于萧景琰的眼神不敢置信的看过来的时候,胡歌又感到了一种心虚。
不,不是心虚,是更甚于九安山的情绪。也许,可以称之为,惶恐,和愧疚。
因为他竭力隐瞒的事情,还是被这个青梅竹马的发小知道了。
他当然可以想象的出,他也清楚的知道,萧景琰会有多么不敢置信,就会有多么欣喜若狂;如今会有多么满足快乐,未来就会有多么痛不可当。
胡歌叹息着想,梅长苏啊梅长苏,你对靖王是真的好,但也是真的狠。
当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他是梅长苏,而王凯就是靖王。
靖王就那么看着他,眼眶泛红,欲言又止 ,似是有无数的话想说,最后又都咽了回去。那双干净的、澄澈的鹿眼,如今飘荡的情绪却犹如飞速变化的云,他无法捕捉,无法解析。
他刚想开口唤他,就听见对面传来轻轻的一声:“阿苏。”
不是小殊,不是苏先生,那个靖王用着王凯的声线,轻轻柔柔的喊了他一声阿苏,万千缠绵都化在这两个字里,像是挽留和不舍,又像是质问,问他,你怎么能不守约?你怎么能抛弃我?
你怎么能,留我一人在这世上,空有华服着身,荣耀冠冕?
胡歌是被巨大的心痛所惊醒的。
他喘了会儿气,缓过神来,又闭了闭眼,长叹一声,对自己说:胡歌,即便梅长苏千般万般像你,可你到底不是他,你没有萧景琰。
你该出戏了。

评论(9)
热度(45)

© 月光衣我以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