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以后文全放在子博,方便你我他。



老爷中心。

【凯歌】为什么喜欢你(短完)

撕什么撕。我产粮,你吃不?
BGM:《为什么喜欢你》东方神起
****

“怎么样,帅吗?”
王凯整理好领结,后退一步,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笑着问一旁的郭晓然。
郭晓然勉强一笑,说:“凯哥,你一直很帅啦。”
王凯呵呵笑道:“那就好。参加个婚礼,总要精精神神的才好,也省的他说我不给面子。”
他好像没看出来郭晓然的欲言又止似的,拍拍衣服,笑眯眯的说:“走吧,现在去应该还比较早。”
就好像将永远失去的不是他一样。

【どうして君を好き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んだろう
どんなに时が流れても君はずっと ここにいると思ってたのに
でも君が选んだのは违う道
为什么会喜欢上了你
以为不管时间如何的流逝,你一直都在这里
但是你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

“哥,你真的没关系吗……?”郭晓然最终还是没憋住,在前往教堂的路上忧心忡忡的问他,“你要是有抢亲的打算一定要说啊,哥们儿肯定帮你!”
王凯失笑,一拍他的后脑勺:“瞎说什么呢?这么一个大好日子,你还让我去搞砸了不成?”
郭晓然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但你俩明明就……我就不明白,他怎么就结婚了呢?”
王凯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他怎么就不能结婚了呢?快四十的人了,再拖,能拖到哪会儿去?”
“他结婚了,你怎么办?”
王凯看了他一眼:“什么怎么办,说的好像我没了他活不了似的。”
郭晓然撇了撇嘴,嘟囔着:“这年头,有情人终成眷属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们不是有情人,”王凯打断他的话,“他不爱我。”
“他也没爱过我。”王凯又强调了一遍,深深看着郭晓然,轻声说道,“你不要说错了。”
郭晓然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どうして君に何も伝えられなかったんだろう
毎日毎晩募ってく思い あふれ出す言叶 わかってたのに
もう届かない
为什么什么都没对说你
每天白天黑夜积累的思念 溢出的话语 明明知道的
但是已经传达不到了 】

他们递了请柬,才进了教堂。
婚礼还没有开始,或者说,马上就要开始。亲友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新郎还没把新娘接到教堂来,听他们说也马上到了。
几个相熟的友人见他俩来了,也过来笑着招呼。
聊天玩闹这些事扔给郭晓然就好。王凯打了个招呼后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打量着华丽而神圣的教堂。
不多时门口就热闹了起来,王凯站起来回头一看,原来是新郎领着新娘进来了。
王凯咂咂嘴,心想,郎才女貌,男帅女靓,的确是一对壁人。这婚礼总算是可以开始了吧。

【はじめて出会ったその日から
 君を知っていた気がしたんだ
あまりに自然に溶け込んでしまった二人
どこに行く乗りも一绪で君がいることが当然で
仆らは二人で大人になってきた
でも君が选んだのは违う道
初次相遇的那天起 就感觉似曾相识
非常自然就相溶的两人
不管去哪儿都一起,有你在是绝对的
我们两人成长为大人
但是你却选择的不同的道路 】

双方交换誓词的时候郭晓然就一个劲儿瞅他,王凯装作没看见,专心致志的看着英俊的新郎。
他做的位置比较偏,却刚好能一直看见新郎的脸。
胡歌小心翼翼的拉着新娘的手,一步一步往婚礼的舞台上走去。
王凯看着他,不可避免的看见了他身后的袁弘。
你看看,你看看。
王凯自嘲的笑笑,心想,你曾以为你俩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结果现实是你连穿着西装走在他身后都做不了。

【どうして君を好き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んだろう
どんなに时が流れても君はずっと ここにいると思ってたのに
もう帰れない
为什么会喜欢上了你
以为不管时间如何的流逝,你一直都在这里
已经回不去了 】

王凯有点想笑。
多大的人了,说誓词的时候还跟紧张似的眼睛到处窜。
胡歌的眼睛总是瞥到他,没完没了,一下接着一下。
王凯跟胡歌对视了一会儿,露出一个充满鼓励和祝福的微笑。
胡歌又看了他一眼,终于与新娘对视,说了三个字。
“我愿意。”
王凯跟着众人一起鼓掌、欢呼,在神父宣布双方交换戒指的时候又安静下来。
胡歌给新娘戴上戒指的时候,王凯的无名指莫名有些疼痛。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又轻轻揉了揉。
所以他也没有看见,胡歌在被新娘带上戒指之前,手指轻轻的一抽。

【特别な意味を持つ今日を 幸せ颜で立つ今日を
きれいな姿で神様に愿ってる君を
仆じゃない人の隣で 祝福されてる姿を
仆はどうやって见送ればいいのだろう
有特殊意义的今天 展开幸福笑脸的今天
以美丽的身姿向神请求的你
在不是我的人的身旁,被祝福的样子
我该怎么去送别才好 】

新郎新娘要敬酒。
王凯端着酒杯漫不经心的随便一站,等着胡歌他们转悠到他这边来。
胡歌还没到,另一个人倒是过来了。
王凯有点惊讶:“华哥?”
霍建华跟他碰了碰杯,轻轻抿了一口酒,面上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没想到你会来。”
王凯一笑,“我和老胡是好朋友,为什么不来。”
霍建华看了看他,问:“没关系?”
“没关系。”
霍建华点了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郭晓然凑过来,小声问:“华哥刚才问你什么呀?”
王凯摇摇头:“没什么。”
郭晓然并不相信。他看着远处的胡歌,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他挺喜欢你的,没想到……”
王凯笑了笑:“可能是他太敏感了吧。”他悠然道,“我深情了,感动了,难过了;他就好像跟着也一起深情了,感动了,难过了。”
他也叹了口气,又喝了口红酒,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轻声说:“可这都是一时的。”

【どうして君を好き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んだろう
あの顷の仆らのこと もう戻れない(考えた考えた)
どうして君の手をつかみ夺えなかったんだろう
どんなに时が流れても君はずっと
仆の横にいるはずだった(そのままに)
为什么会喜欢上了你
那个时候的我们 已经再也回不去了(思绪万千)
为什么不能再次牵着你的手
不管时间如何的流逝你仍一直
在我的前面(一直就这样) 】

新娘挽着胡歌的胳膊一起过来了。
王凯往前走了一步,同这一对璧人碰了碰杯,笑着祝福道:“新婚快乐,胡老板!也祝你们俩都幸福!”
他笑容坦荡,表情真挚,无惧任何人的打量。
曾经他也曾送出过类似的祝福,只是那笑容太表面化,连一些敏锐的粉丝都能察觉其中的不甘心来。
他当时是有点不甘心,又有些心酸,笑得那么虚假,却已经尽了他的全力。
但如今他的表情绝对毫无破绽可言,他日益精进的演技不会连这一关都过不去。
再说他祝福的也的确真心实意。他曾经认为胡歌是他的,所以不甘;但到底胡歌是自由的,他没有执着的权利。
他如今只愿胡歌能好好的,幸福的生活,那也就够了。
胡歌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笑着说:“多谢凯哥啦,也希望凯哥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和归宿!”
这懒孩子,借花献佛。王凯无奈的笑着摇摇头,不置可否,只是饮尽了这杯酒。
郭晓然帮忙接过了话头。

【それでも君が仆のそば离れていても
永远に君が幸せでいることを ただ愿ってる
たとえそれがどんなに寂しくても(寂しくても)
即使这样 即使你还没离开我的身边
希望你能永远的幸福
即使那是多么的孤寂(即使孤寂)】

婚礼的重要过程已经结束,王凯也借口说有事,先走一步。
他没跟胡歌打招呼,倒是跟霍建华说了一声。对方理解的点点头,说:“你走吧,我一会儿跟胡歌说。”
王凯就歉意的笑了笑,好像当真是有正事才要走似的道了个歉。
他也没叫郭晓然。那小孩儿玩的正开心,让他疯一会儿吧。
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心想,我好像也不是太难过。
就是感觉有点空荡荡的,突然间人生就变得了无意趣了,一种强烈的厌倦和茫然席卷了他。
他反复想着婚礼上的胡歌,英俊、潇洒、帅气,美好的紧。
他装作不明白胡歌为什么在宣誓时看他,装作想不起来曾经胡歌在台上看着他的眼睛说过的那些几乎算是情话的句子。
我不想听我愿意。
王凯想。
我情愿听你说对不起。

为什么喜欢你,
即使知道要别离?

END

这把刀疼吗?(我觉得写的并不疼。)
没关系。
虐到了吗?(我觉得并不虐)
清醒了吗?
还撕逼吗?
还吵架吗?
还说教吗?
还玻璃心吗?

清醒了吗?

评论(54)
热度(57)

© 月光衣我以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