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以后文全放在子博,方便你我他。



老爷中心。

【凯歌】握手(短完,现代校园AU)

瞎写的随笔文

*****

放假了。

胡歌看着一地的行李,有点发愁。

这数量……有点儿多啊?

他皱了一会儿眉毛,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QQ,目标明确的找到人物,发送消息。

-凯哥,在么?-

-在的。怎么了?-

-下午有时间吗?-

-有吧……-

-我放假了,过来接我一下呗~-

-行啊。几点?-

-嗯……你下午三四点来吧。-

-好。-

搞定!

胡歌愉快的往床上一坐,得意的宣布:“我找到人帮我拎行李啦!”

上铺的哥们翻了个白眼:“多大点事儿。”

对床羡慕嫉妒恨的看了看胡歌的行李,又看了看自己的,对着胡歌竖起了大拇指:“厉害!”

“跟班多,任性。”胡歌哼哼着小曲儿,懒洋洋的开始玩手机,不再看着行李箱发愁。

 

王凯是胡歌的高中同学,好哥们儿,铁的不行不行的那种。两人大学还在一个城市,见面也不难,有时候闲得慌了就偶尔约一约聚一聚。当然,偶尔而已,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再说我可是很忙的。

胡歌心想。

王凯没胡歌高,却比他更有力气一些。胡歌拎着有些吃力的行李箱被王凯轻轻松松的从六楼拎到一楼,胡歌有点牙酸的挤兑:“直接拎着?你弘二头肌还好吗?”

王凯一笑:“拎这么点儿东西,还用不着弘二头肌。”

“切。”

好久不见就是有这一点不好。

两个人明明很熟悉,偏偏又因为长时间不见而参杂了点陌生。那点陌生挠心挠肺,闹得人必须要想些什么来聊一聊,以此来表示我们依旧熟的很才放心。

胡歌绞尽脑汁的想话题,王凯也很配合的跟着说说笑笑,偶尔的沉默都很快在下一刻被打破。

王凯说起了他的女朋友。

“过年的时候我俩想着让她父母过来,两边家长见个面。”王凯说着,目光有些期待,“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过这一关了。”

胡歌哽了一下。他心里涌起一点点涩意,笑嘻嘻的问他:“要是人家家长不同意咋办呀?”

王凯无奈的摊摊手:“拖着呗。毕竟是女孩儿,时间长了磨的家长都习惯了就好了。”他摇摇头,“所以生个女儿就是这点不好啊,要是铁了心跟人家跑你还拦不住。唉我以后还是要个儿子吧。”

胡歌撇撇嘴:“万一你儿子被我儿子掰弯了也可能要死要活跟一个男人跑啊。”

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模模糊糊的想着,他们居然真的走到这一步了。

居然真的……

 

两个人就生男生女的问题讨论了半天,嘻嘻哈哈不提。

胡歌说:“你还是个半大小子呢,你对象也是个小孩儿似的,再来个小孩儿?你活不活了?”

王凯沉重的点点头:“真的是,每次想想我就觉得心好痛……我对象本来还是有点像御姐的,”他思考了一下,“结果现在越来越像个小萝莉,特别爱撒娇卖萌。唉……跟熊孩子似的。”

“都是你惯的,”胡歌强撑着笑说,“你惯出来的。”

他其实想说都是你宠出来的,但到底是没说出口。

王凯宠起人来是什么样子,他再清楚不过。他会把你硬生生宠的小了好几岁,因为似乎你所有的任性和小脾气都是可以得到温柔的包容和理解的,你所有的呆萌也会有这样一个长者般的稳重之人来替你操持。

你只管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冲他笑就好了。

其实我也很想跟你撒撒娇卖卖萌的,胡歌扭过头看看窗外,心想,只是我不敢罢了。毕竟我只是你的兄弟,并没有这样的资格。

 

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

天色也渐渐昏沉。

公交车的车灯有时候开开,有时候又关上,好在车外霓虹灯明亮,也算是能看清。

王凯跟胡歌笑着聊天:“我感觉我跟我对象长得越来越像了,有一次我们宿舍一哥们翻我手机看见我对象照片,以为是我,还跟我说我要是有女装癖就宿舍出钱给我买一套装备……怎么解释他都不信,心好累。”

“真的?”胡歌好奇的睁大眼睛,“照片还在不?给我看看。”

王凯摸出手机解了锁,给他找,一边翻一边说道:“其实就是我给她拍的照片儿……诺,这一组都是。”

胡歌隔了点距离看那些小图,有点像自拍。他在最后一秒把那句“我差点看成我的女装照了”咽了回去,接了过来翻了翻,仔细找了找后,指着一张图笑哈哈的说:“这张还真跟你有点相似。”

王凯无奈的摇摇头,胡歌把手机还给他,心里还想着刚刚看到的小图。

他真的第一眼差点看成自己的女装照。

但是这种话不能说,不能说。

 

他捏捏自己的手,冰凉冰凉的,不太舒服。

胡歌犹豫了一下,还是碰了碰王凯的手,笑着问道:“你的手是不是好暖和?”

“还好吧,”王凯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有时候暖和有时候也凉。咦你的手好凉啊……”

胡歌委屈的瘪瘪嘴:“是啊,我也是,在学校手就特别热乎,回家就冷,每次我妈一抓我手都是冰凉冰凉的,然后训我,胡歌你又乱吃什么啦?!”

王凯笑嘻嘻的碰了碰他的手:“要不要我给你暖一暖啊?”

“好啊。”胡歌干干脆脆的应了一声,两只手都蹭进王凯的手心里。

公交车的灯被关上了,他俩也似乎突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世界一下子就变得很安静,即使外面吵杂不已,但胡歌还是觉得整个人都是安静的,只有手上传来的温暖是真真切切的。

他们以前没有这样牵过手,以后也没有。这大概是唯一一次吧。

胡歌这么想着,更不愿意动。他看看前方,看看左边,不敢低头也不敢往右边看王凯的反应。那只手轻轻的包住他冰凉的手指,把他的手裹在自己暖洋洋的手心里。

胡歌在那段时间好像想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想。他想尽力记住这种手拉着手的感觉,你看,我的右手和他的手指交错相握,这算不算十指相扣?

他又想,这次会不会还是你先放开我的手呢?

 

他又想起来王凯那次,离他很近很近,捏捏他的脸,他没反抗。于是王凯看着他,好像是开玩笑似的,说:“让我亲一口。”

他倒也不算抗拒,也没动,强压着紧张,同样回过去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试试呀。”

好像是威胁一样,其实他还是蛮期待王凯真的亲下来的。

他从来都没有当作那是一个玩笑,他看得清王凯眼睛里写出来的东西。

胡歌想,也许再等等,等我们高中毕业了的时候,我们俩就会在一起了吧?

奈何,天不让你等。半路杀出程咬金,硬是以一片痴心和女孩子的先天优势,一点一点将王凯打包带走,一丁点儿希望都没给胡歌留。

可能就真的是没有缘分吧。

 

那只手动了动,换了个姿势,把他两只手的指尖都包裹起来。

胡歌却不敢动。王凯动了,他就跟着动,温顺的接受。王凯不动,他也不动。

也许我该主动一点点。胡歌想着,比如摸一摸他的手背。

可是他不敢。

他就这么发着呆,公交车走了一站又一站,胡歌心想,说不定别人都在心里默默吐槽如今基佬都秀恩爱的这么明目张胆了呢。

可惜,他俩一个名草有主,一个至今单身。

王凯好像低了下头,左手把一只手牢牢的牵住,另一只手也绕过来握住。他说:“你的手好凉啊。”

“嗯,”胡歌含混不清的嗯了一声,“是不是好可怜的。”

他其实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想哭。好像有一点点,又好像整个人都空空的,只有手上的温度是真实的。

也许我现在偷偷流一下眼泪,王凯会看见,然后就会明白我的心意了。

胡歌想。

但那又怎样呢?他已经是别人的了。

胡歌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于是他只能深深呼吸,眼睛专注的看着外面的动静。

 

“喂?”有人打来了电话,王凯拿起手机接了,手也顺势离开了胡歌的手。

我就猜你会是先放手的那个。

胡歌漫不经心的打量着窗外,心想。

王凯没有再牵过来。也许是因为胡歌的手已经暖和了吧。

胡歌轻轻握了握自己的手。

嗯,热的。

 

王凯挂了电话,笑着跟他聊在学校的事情:“有一次我出一个角色,不小心假发带长了。然后有人来找我合照的时候都喊的是妹子……超级难过。”

“有图吗?”胡歌专注的看着王凯,唔,那圆眼睛的确很可爱。

王凯撇撇嘴,摇摇头。

“没图你说个捷豹……”

“我跟你说哦,”王凯兴致勃勃的比划着,“之前没人有经验,都是我策划的!而且大获成功!”

胡歌安静的看着他盈满笑意的眼睛。

“结果出完之后都是一群想睡我的……心好累……”

胡歌很给面子的笑了一会儿。

他看着王凯修长漂亮的手,想了想,主动把自己的手递过去:“你把手伸直。伸直!我比比……”

两只手交叠,胡歌仔细看了看:“这么看来,我手也蛮长的嘛。”

王凯拿过他的手来看了看:“嗯,挺长的。”

他就那么握着胡歌的手,大拇指摩挲着胡歌的手背,轻声道:“你手又冷了。”

胡歌的手乖乖的在他手心里呆着,本人倒是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没办法嘛。”

王凯就又把他的手攥在手心里了。

 

王凯拎着胡歌的行李箱跟他一起上楼,胡歌说:“凯哥,你到时候过年那关如果过了,记得告诉我啊。啊,没过也告诉我,我好嘲笑嘲笑你哈哈哈哈。”

王凯无奈的摇摇头,好像说了一句什么。

“啊?”

“没什么。”

 

就这么做朋友吧,也挺好的。胡歌低着头,看着地上两个人的影子,心想。

也许他刚刚告诉我他有女生的时候,是希望看到我有什么反应。可能是我的反应太普通了吧,所以他放弃了。

缘分没有到,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觉得感情够了,可是人家已经走了呀。

胡歌安安静静的想着,那就做朋友吧,一辈子的,都是这样好的兄弟。

我不求你一路陪伴,只要你能偶尔跟着我一起坐上几站地的车,也就够了。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嘛,胡歌心想,这样也挺好,至少以后我回想的时候,不会觉得我一直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你偶尔能这样陪陪我,就挺好的。

“那明天见啦,”他这样告别着,“凯哥。”

END.


不为虐。

不为谁。

送给我自己。

希望大家都能被缘分保佑,包括他俩。


吃完不留言不留爪的,下一篇还继续吃刀哦^_^

评论(15)
热度(36)

© 月光衣我以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