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以后文全放在子博,方便你我他。



老爷中心。

【凯歌】胡歌是一个团子

我今天再发刀你们是不是就要把我拉入黑名单了……

放心今天是超级甜的小甜饼!真的!

萌的我不行了……

**********

胡歌是一个团子。

王凯半醒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另一边。

空的。

可以理解。

王凯默默地睁开了眼睛。

他现在是侧着躺,右手直直的伸着,左手刚刚拍过另一半床还没收回来。

他面无表情的把视线往下移,往下移……

所以抱着我手指睡得一脸香甜的是什么鬼?

 

胡歌醒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世界大了?

哦,是我小了。

胡歌站在王凯的手里和他对视着,踮起脚拍了拍王凯的脑门。

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满满的恶意。

 

胡歌,不,歌团子人变小了,衣服没有。

他沉默的看着拼命憋笑的王凯,心塞的蹲了下来,试图挡住自己的小小歌。

王凯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摸了摸歌团子的后背。

唔,滑滑的软软的。

他说:“你等一等哦,我去给你找个你能裹上的东西。”

为了声音不吓到歌团子,他把音量放的很低,很轻。

歌团子把头埋在膝盖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刚刚被王凯的声音包围了,他现在有点站不起来。

 

王凯翻了半天,并没有看见合适的布料。

他沉默了几秒,打开了淘宝。

 

歌团子需要吃饭。

王凯想了想,把小笼包掰成两半,让歌团子抱着吃。

歌团子哼哼:“会脏。”

王凯轻声道:“吃吧,我一会儿帮你洗。”

歌团子撇了撇嘴,抱着半拉包子,一路走到王凯盘子的对面,盘腿坐下吃。

虽然脸变大了,但是依然帅啊!

 

还好他们这几天休息,所以不用担心出门的问题。

瑶瑶给胡歌发早安的微信,歌团子把手机放在桌子上,一个一个按。因为变小了,指纹解锁打不开,图形解锁又太麻烦。

王凯拿过他的手机,给他解开了。

 

王凯拿着手机刷微博,歌团子就爬到他的肩膀上,抓着他的领子一起看。

还好看得清。

只是他大笑起来的时候王凯没法捂耳朵。

 

歌团子想吃水果,王凯给他剥了橘子,一瓣一瓣的递给他吃。

歌团子抱着饱满的橘子瓣,从上面的尖尖角那里咬了一口。

被溅了一脸橘子汁的歌团子的表情是懵逼的。

 

歌团子嫌麻烦,不愿意穿小小的鞋子。王凯怕他着凉,就总是把他托在手心里。

又宽又长,还很暖和,歌团子表示很满意。

王凯觉得手放低了的话歌团子要仰着头跟他说话,会很累,而一直举着手他自己又会很累。

所以他用手垫着让歌团子坐在他手上,自己趴在桌子上或者床上,跟歌团子小小声的聊天。

 

王凯前阵子很累。

所以歌团子还坐在那里叽叽咕咕的时候,王凯就忍不住睡着了。

歌团子低着头,一边玩着王凯的手指一边说话,过了一会儿发现没人回应,抬头一看才发现王凯就那么趴着睡着了。

“有这么累吗……”歌团子心疼的嘀咕了一声,从王凯的手上下来,一路小跑想跑到王凯面前去。

其间因为床太软他太小并不能跑得稳,东摇西晃不提。

他爬上了枕头,小手伸到王凯鼻子底下感受了一会儿王凯的呼吸。

又凑近了仔细数了数王凯的睫毛。

还看着王凯发了会儿花痴。

最后扶着王凯的鼻梁小心翼翼的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

虽然枕头一软,团子一晃,他差点整张脸都埋进王凯柔软的唇瓣里。

 

如果歌团子小心一点,在别人看来他跟不存在一样。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王凯和歌团子决定一起去逛逛超市,买点东西,顺便准备一下晚饭。

正好是冬天,王凯围上了围巾,羽绒服里穿着羊绒毛衣,让歌团子脚踩在自己的锁骨窝的地方,用围巾把他包裹起来。

歌团子在围巾之间掀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偷偷往外看。

好暖和好暖和。

 

王凯小心翼翼的收着下巴。歌团子的脑袋顶就挨着他的下巴。

他买东西的时候,如果歌团子同意,他就点点头;如果歌团子觉得不好,就会摇摇头。

软软的头发蹭着他的下巴窝,王凯心痒的想把歌团子捞出来亲一口。

 

晚饭是王凯自己做的。

歌团子在他旁边,特别乖巧的负责递菜。

王凯看着歌团子鼓着腮帮子,绷着现在已经看不太出来的肌肉,把一颗土豆从菜篮搬到菜板上,被萌出了一脸血。

刚刚认真做完家务的歌团子并不知道王凯为什么就突然亲了他一脸。

 

没有小的餐具,歌团子只能全部靠手。

他表示真是太不卫生了。

说着又抓了一把米饭。

 

歌团子没办法刷牙,于是强烈要求漱口。

王凯索性用右手捧了一点水,歌团子从他手里喝掉水,再吐到水池里。

王凯说歌团子低头从他手里喝水的样子真的像猫咪,还有他之前真的没想那么多,真的不是出于恶趣味。

真的。

 

讲卫生的人要洗澡。

王凯哄着歌团子脱了个干净,捧着光溜溜的歌团子放到一个大的碗里,碗里已经倒好了温热的水。

他以歌团子不能自己打沐浴露为由拒绝了歌团子自力更生的要求,把歌团子从头摸到了尾。

歌团子变成了红色的团子。

 

夜深了,王凯和歌团子都困了。

王凯刚把歌团子放在枕头上,结果歌团子试图从枕头上跳下去。

下去是下去了,歌团子是打着滚下去的,让王凯又心疼又好笑。

 

王凯这次是稍微侧了点身躺着。

歌团子窝在他下巴到肩膀那一点小缝隙里,头顶抵着王凯的脖子,一双小手有模有样的抓着被子的顶端。

肉乎乎的歌团子和瘦兮兮的王凯一起睡着了。




——
看完不留言的,明天你们将看不到可爱的凯团子。
我一向说话算话。(面无表情)

评论(40)
热度(156)

© 月光衣我以华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