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can u be in hell ,
when u're in my heart.


快变成废话聚集地,慎FO。
以后文全放在子博,方便你我他。



老爷中心。

【凯歌】如果人有尾巴会是什么样子的(短萌一发完)214贺文

虽然凯团子估计是生不出来了……

但情人节我还是试着萌一下你们……

虽然我很想放飞自我【烟

所以看在我已经尽力的份上不要嫌弃这次不够甜好吗答应我?

注意:两个人都是普通上班族。


——正文——

#如果人没有尾巴会是什么样子的#

“凯哥,你看这个问题,”胡歌喊了一声王凯,“好好玩啊,逗死我了。”

“怎么了?”

王凯扭头看向胡歌。胡歌身后的尾巴一甩一甩的,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王凯也忍不住笑起来,走了过去,用自己的尾巴钩住胡歌的,“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嘿嘿。”白色的尾巴尖轻轻蹭了蹭黑色的那条尾巴,胡歌有点不好意思,把手机递给了他,说,“有人假设如果人没有尾巴会是什么样子。感觉他们好可怜啊噗哈哈哈!”

“是吗?”王凯好奇的接过手机,“为什么?”

胡歌咬着嘴唇,抿着笑,却不回答。王凯也不介意,自顾自翻阅了下去。

他身后的黑色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动着,王凯自己没留神,胡歌却饶有兴趣的用自己的尾巴逗弄着黑色的那条,勾一下,蹭一蹭,或者轻轻拍一拍。

“好啦,”王凯无奈的抬手拍了拍胡歌的脑袋,“别闹我了。”

胡歌嘟囔了一声:“明明是你自己不专心。”

王凯翻完了手机,把它还给了胡歌:“我觉得还好啊,也蛮方便的。”

胡歌猛地坐直了身体,鼓着脸说:“他们少了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

王凯无奈的笑了笑,说:“也许吧……但毕竟无关痛痒。”他看着恋人带着小情绪的脸,柔声安慰道:“好啦,快晚上了。现在去超市吧,买些熟食,顺便准备一下第二天的早饭。”

胡歌气哼哼的扭过了脸。

“今天是情人节唉……歌歌不愿意跟我一起出去吗?”王凯可怜兮兮的看着胡歌,黑色的尾巴也讨好似的挠了挠他。

“好啦!跟你去!”胡歌撅着嘴站了起来,看上去恶狠狠其实没什么力气的捏了下黑色尾巴尖,“真讨厌!”

“啊……疼,歌歌,放开……”

胡歌瞪了他一眼,去换衣服:“活该!”

王凯看着胡歌的背影,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天气还有点冷,他们得多穿一些。

“好烦啦……”

他们并肩走在路上,胡歌小声的抱怨了一句,“凯凯,我想把尾巴放出来……”

“不行,”王凯说,“会很冷的。风这么大,冻着了怎么办。”

“可是塞在衣服里一动不动很难受啊,”胡歌撇撇嘴,“都僵住了。你不难受吗?”

“我还好啦,”王凯握了握胡歌的手,安慰道,“忍一忍吧。进了超市就好了。”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取笑说:“你看,这个时候没有尾巴其实比有尾巴方便吧!”

胡歌瞪了他一会儿,说:“能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吗!”


“你想吃什么?”刚进了超市,胡歌就问了王凯一句。今天情人节,不少东西都在促销,看起来很有诱惑力。

王凯被暖气一吹,舒服的眯了眯眼,说:“一会儿逛逛再看吧。还不赶紧把你尾巴放出来?不是难受吗?”

胡歌瘪着嘴看着王凯,拉开了外套拉链,没那么紧绷了,白色的尾巴才可怜兮兮的耷拉下来。

黑色的尾巴还是很有力量的。王凯见他这样,黑尾下意识的勾起了白色的尾巴,提到半腰处。王凯接过白尾,从离根部最近的地方轻轻给胡歌顺了一遍,摸的胡歌面红耳赤:“凯哥……!还在外面呢!”

“没事儿,”王凯不在意的说,“没几个人光看咱们的。再说,情人节出门,本来就要做好被秀一脸的准备么。”

胡歌不自在的抿了抿唇,拉了拉王凯的胳膊:“好啦,快点买东西。”

白色的尾巴刷的一下从王凯的手里跑掉了,微微打着颤,小幅度的摆来摆去。

王凯忍住笑:“好……”他走上前,倒是没在用尾巴去勾另一条了……只是牵了手而已。


回家的路上,王凯看着胡歌,笑道:“我很想知道,胡老板,你想吃那块巧克力有多久了?”

刚刚他们挑选物品的时候,王凯意外看见胡歌之前很爱吃的一种巧克力在打折。他刚刚叫了胡歌一声,胡歌扭头一看,尾巴比手还快的一伸一卷,就把巧克力带走了。

胡歌哼了一声:“我那叫技术!别人的尾巴有我的这么灵活好用吗?这——么小的一块巧克力,我卷的稳当当的,都没掉好嘛!”

王凯耸了耸肩,“OK,OK,你的尾巴……的确,嗯,很灵活,不是吗?”

胡歌斜了他一眼。成年男人眼睛里写着暧昧和调情,于是他也就配合的笑了一下,嗔道:“……流氓。”

唉,话是这么说,你的尾巴已经蠢蠢欲动的去够黑色的那条了哦,胡先生?


“要加点什么吗?”

王凯把从超市买来的凉菜倒进盘子里,问了胡歌一句。

“嗯……加点芥末?”

“可以。”长长的黑色尾巴一卷,芥末瓶子就稳稳当当的送到了王凯的手里,“还要别的吗?”

“葱花什么的都有了吗?”

“有,”王凯低头看了看,“超市里配的挺全的,直接吃吧。”

“当然。”胡歌耸耸肩,坐在座位上等着王凯的投喂。

王凯把饭菜都摆好,刚坐下,就是一顿,随即面带微笑说:“胡——歌——,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尾巴在做什么。”

偷偷伸向地板的白色尾巴一顿,随即怏怏不乐的重新盘了上来。王凯看着他,好气又好笑,“说过多少次,不许在晚上喝酒。”

“就一点,”胡歌比着小拇指,撒娇道,“只喝一点点,情调嘛凯哥!”

“不行,”王凯拒绝的很坚定,“情调也不行,如果你今天不想遭罪的话。”

胡歌气哼哼的咬了咬牙,“小气鬼。”那白色的尾巴也一下一下的拍着桌面,发泄着主人的不满。

然后就猛然被黑色尾巴缠住了。

“好好吃饭。”王凯头都不抬,只是黑色尾巴将白色的缠的更紧了些。

“……哦。”>///<

(大半夜的我们就拉灯好吗)


一场激烈而缠绵的情事过后,往往都是一场温存。

王凯搂着胡歌,两个人轻声说着话。

胡歌的尾巴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汗还是什么别的。那条白色的尾巴正撒娇似的缠绕着王凯的手腕,不紧,只是轻轻的蹭。

夜深了,他们渐渐睡着了。

下意识的翻身也好,背对背也好。

黑色的尾巴,又轻轻的和白色的尾巴勾在一起了。


END

这糖真是写的我心力憔悴。

好想看Q漫hhhhh


评论(14)
热度(68)

© 月光衣我以华裳 | Powered by LOFTER